">
ca88手机版登录 > 时政要闻 > 正文

习大大: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

发布时间:2018-08-03

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


协调发展注重的是解决发展不平衡问题。我国发展不协调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突出表现在区域、城乡、经济和社会、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等关系上。在经济发展水平落后的情况下,一段时间的主要任务是要跑得快,但跑过一定路程后,就要注意调整关系,注重发展的整体效能,否则“木桶效应”就会愈加显现,一系列社会矛盾会不断加深。为此,大家必须牢牢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正确处理发展中的重大关系,不断增强发展整体性。

——《以新的发展理念引领发展,夺取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伟大胜利》(2015年10月29日),《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中),中央文献出版社2016年版,第825-826页


下好“十三五”时期发展的全国一盘棋,协调发展是制胜要诀。大家要学会运用辩证法,善于“弹钢琴”,处理好局部和全局、当前和长远、重点和非重点的关系,在权衡利弊中趋利避害、作出最为有利的战略抉择。

——《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2016年1月18日),人民出版社单行本,第15页


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加大力度支撑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贫困地区加快发展,强化举措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深化改革加快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振兴,发挥优势推动中部地区崛起,创新引领率先实现东部地区优化发展,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为“牛鼻子”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雄安新区。以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为导向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支撑资源型地区经济转型发展。加快边疆发展,确保边疆巩固、边境安全。坚持陆海统筹,加快建设海洋强国。

——《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2017年10月18日)


三大战略绘就中国未来蓝图


大家可以用创新的合作模式,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这是一项造福沿途各国人民的大事业。

——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时提出(2013年9月7日)


中国愿同东盟国家加强海上合作,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在访问印度尼西亚时提出(2013年10月)


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要立足各自比较优势、立足现代产业分工要求、立足区域优势互补原则、立足合作共赢理念,以京津冀城市群建设为载体、以优化区域分工和产业布局为重点、以资源要素空间统筹规划利用为主线、以构建长效体制机制为抓手,从广度和深度上加快发展。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座谈会上指出(2014年2月26日)


促进长江经济带实现上中下游协同发展、东中西部互动合作,把长江经济带建设成为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先行示范带、创新驱动带、协调发展带。

——在重庆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时指出(2016年1月5日)


要积极推动城乡区域协调发展,优化现代化经济体系的空间布局,实施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和长江经济带发展,同时协调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发展。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次集体学习时强调(2018年1月30日)


新形势下,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关键是要正确把握整体推进和重点突破、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总体谋划和久久为功、破除旧动能和培育新动能、自身发展和协同发展等关系,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加强改革创新、战略统筹、规划引导,使长江经济带成为引领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生力军。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2018年4月26日)


长江经济带作为流域经济,涉及水、路、港、岸、产、城等多个方面,要运用系统论的方法,正确把握自身发展和协同发展的关系。长江经济带的各个地区、每个城市都应该也必须有推动自身发展的意愿,这无可厚非,但在各自发展过程中一定要从整体出发,树立“一盘棋”思想,把自身发展放到协同发展的大局之中,实现错位发展、协调发展、有机融合,形成整体合力。

——《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2018年4月26日)


建立城市群发展协调机制


我国已经形成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三大城市群,成为支撑和带动我国经济发展、体现国家竞争力的重要区域。我国有十三亿多人口,只发展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三大城市群是不够的。在中西部和东北有条件的地区,如成渝、中原、长江中游、哈长等地区,要依靠市场力量和国家规划引导,逐步发展形成若干城市群。这类地区要积极推进新型工业化,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和环境保护,壮大城市综合实力,提高产业和人口集聚能力,成为带动中西部和东北地区发展的重要增长极,推动国土空间均衡开发。

——《在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3年12月12日),《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第600-601页


城市群既是城市发展到成熟阶段的高级空间组织形式,是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参与全球竞争的战略区域,也是统筹空间、规模、产业三大结构的重要平台。

——《在中央城市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5年12月20日)


要贯彻落实《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二〇一四——二〇二〇年)》,优化提升东部城市群,使其继续在制度创新、科技进步、产业升级、绿色发展等方面走在全国前列,加快形成国际竞争新优势。要搞好规划和布局,在中西部地区培育发展一批城市群、区域性中心城市,促进边疆中心城市、口岸城市联动发展,引导有市场、有效益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优先向中西部地区转移,吸纳从东部返乡和就近就地转移的务工人员,加快产业集群发展和人口集聚,形成带动区域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的新增长极,让中西部地区广大群众在家门口也能分享城镇化成果。

——《在中央城市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5年12月20日)


各城市群要借鉴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有效做法,打破在自家一亩三分地上转圈圈的思维定式,结合城市定位和功能,有序疏解特大城市非核心功能。

——《在中央城市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5年12月20日)


完善主体功能区战略和制度


“推动区域协调发展,塑造要素有序自由流动、主体功能约束有效、基本公共服务均等、资源环境可承载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格局。”

——在十八届五中全会上的重要讲话(2015年10月26日至29日)


建设主体功能区是我国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大战略。完善主体功能区战略和制度,要发挥主体功能区作为国土空间开发保护基础制度作用,推动主体功能区战略格局在市县层面精准落地,健全不同主体功能区差异化协同发展长效机制,加快体制改革和法治建设,为优化国土空间开发保护格局、创新国家空间发展模式夯实基础。

——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八次会议上的重要讲话(2017年8月29日)


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要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基础设施通达程度比较均衡,人民生活水平大体相当。京津冀协同发展要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为重点,保持合理的职业结构,高起点、高质量编制好雄安新区规划。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要以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为引领。要围绕“一带一路”建设,创新对外投资方式,以投资带动贸易发展、产业发展。支撑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贫困地区改善生产生活条件。推进西部大开发,加快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推动中部地区崛起,支撑东部地区率先推动高质量发展。科学规划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提高城市群质量,推进大中小城市网络化建设,增强对农业转移人口的吸引力和承载力,加快户籍制度改革落地步伐。引导特色小镇健康发展。

——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2017年12月18日至20日)


我国区域发展沿革


改革开放前,国家总体上实行的是向内陆倾斜的区域发展战略。


上世纪70年代末期,中国的区域发展战略发生了方向性的转变,从向内陆倾斜转为向沿海倾斜。1979年国家提出了积极支撑沿海地区率先发展的区域发展战略。至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东南沿海地区不仅吸取了近90%外资,还吸引了全国各地的人才。沿海地区的率先发展,使我国综合实力迅速上升,缩小了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为上世纪末实现国内生产总值翻两番的战略目标作出了巨大贡献。


2000年后我国步入了区域协调发展的阶段。国家实施了“四大板块”的区域发展总体战略:推进新一轮西部大开发;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大力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积极支撑东部地区率先发展。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大大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审时度势、内外统筹,先后提出了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和长江经济带发展三大战略,着眼于实现一体联动和重点突破相统一,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经过几年的努力,三大战略取得了显著进展。


本文转自成都日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